千山雪落踞世茂·西山龙胤看千载京华盛世

2019-12-04 09:28:49 来源:自媒体作者:责任编辑NO。卢泓钢0469

白雪镶红墙,碎碎坠琼芳。

一场雪,足以梦回千年。

故宫之美| 当故宫遇见初雪,一朝梦回紫禁城

还没看够深秋的层林尽染,北京就迎来了初雪的纷飞。落雪无声,铅华洗尽,抬眼远望,似乎梦回古时华夏。年月变迁让这座城市好多踏实,但是严肃和温顺,于北京而言只需要一场雪足矣。

亦是这一场雪,让故宫瞬间穿越回600年前的容貌。

耸峙数百年的故宫,既有盛世皇朝的博大胸怀,也有百年前的前史沧桑……百年风云,四季变幻,故宫有很多的姿态。但只需那晶亮的雪花配上这赤色的宫墙,故宫就变成了紫禁城。它用安静、严肃的美感告知咱们:故宫,从未变过。

日暮诗成天又雪,与梅并作非常春。顷刻之间,无古无今,唯见得,六合白,宫墙红。

白雪镶红墙,碎碎坠琼芳。看飞雪中的碧瓦飞甍、雕梁画栋,领会穿越数百年的厚重与静美。

古诗里的雪,有梨花梅花之比,亦有窗含千秋之谓。散落故宫,红墙白雪,众芳摇落,古意悠然。

西山之境 | 当西山遇见初雪,千峰遥映坠琼芳

当故宫以一场雪冷艳了整个北京城之际,遥遥相对的西山亦不遑多让。

王朔先生曾说:香山红叶是北京最浓最浓的秋色。那么西山晴雪便是香山最雅最静的冬色。每逢雪后初晴,从此临远,但见峰岭琼联,旭日照辉,一派银装素裹,倍极绚丽。

从金代的“西山积雪”到元代、明代的“西山霁雪”到清代改为“西山晴雪”,这儿历经百年沧桑,唯美景不变。乾隆皇帝更是在此赏雪后,御题了“西山晴雪”碑立于山上,成为茂盛至今的“燕京八景”之一。

现在初雪纷落之际,灿烂于百年前史长河之中的故宫之美与西山之境跨过了时空的区隔,相耀生辉。原因无他,只因一处“院承紫禁,园藏西山”的藏品合院——世茂·西山龙胤。

胤园之盛 | 当龙胤遇见初雪,千年盛世待君观

ag赌神大赛|优惠院承紫禁,园藏西山,于世茂·西山龙胤而言,历来都不是一句简略的标语抑或纲要;它是从600年紫禁城的至高形制中汲精粹而成的“龙胤九造”,崇台广榭,千门万户,极尽古今之工巧;它是以三山五园为见识,溯源皇家集锦式造园技法,首创“一境三园”的美学格式。

当六合之间的皑皑初雪飘落于此,故宫之美与西山之境就这样会聚为世茂·西山龙胤所独有的盛世容颜,只需一眼便足以流通千年。

雪落门庭,浮雕影壁越发生动。古柏茂竹,院子深深映衬琉璃。

冬月岁寒,煮雪烹茶,焚香操琴。一曲梅花三弄,似有寒香迎面。

一方院子,两处闲庭,三五至交,温酒小酌,遇雪即开筵

白雪红墙,廊台落落。旋扑珠帘过粉墙,轻于柳絮重于霜。

飞檐留白,玉阶琼英,廊檐听雪,春水煎茶。

西窗听雨吟,院子观雪舞,青竹变琼枝,寻梅香满园。600年后的本年,当咱们走近世茂·西山龙胤,于飞雪漫天中静赏碧瓦飞甍、雕梁画栋,仿若穿越数百年的厚重与静美,人不觉其身,惟有六合。

咨询电话:400-032-4608 转 385528